西方国家为什么如此纠结,众议院拟投票将国债上限延4个月

图片 1

摘要:
美国中文网报道:国会众议院共和党领导人安排星期三投票,将国债上限提高,可延长政府支付能力到5月19日,但新法案没有提出国债上限具体金额。美国中文网报道:国会众议院共和党领导人安排星期三投票,将国债上限提高,可延长政府支付能力到5月19日,但新法案没有提出国债上限具体金额。众议院共和党籍议长博纳主持会议。(路透社资料图)据路透社报道,众议院规则委员会星期一发表的立法说明称,新法案将保证美国政府全部和及时履行义务,直到2013年5月19日。路透社称,这一立法是众议院共和党人的策略行动,避免在联邦债务上限的僵局,将谈判杠杆转向削减开支和其他财政截止日期上。财政部预计国债上限可以维持到2月中或3月初。众议院共和党星期五开始表示立场松动,以避免下月与总统奥巴马之间发生财政冲突。财政争论有可能导致政府违约及金融市场动荡。共和党高层当时表示,他们准备将政府借款权限延长三个月,而且不要求奥巴马立即削减支出。但控制众议院的共和党将要求民主党领导的参议院在4月15日前通过一项预算计划,这是其允许提高举债上限议案的一个条件。他们说,如果参议院不能通过这样的计划,国会议员将拿不到薪水。考虑到现有预算法以及宪法对调整任内议员薪资的限制,这实际会有多大作用还不明朗。众议院共和党人希望下星期通过这项议案。包括众议院议长博纳(John
Boehner)和众议院共和党领袖坎托( Eric
Cantor)在内的共和党领导人结束在威廉斯堡的务虚会后,宣布上述声明。上述决定标志着共和党做出了重大让步,尽管该决定令白宫、全球金融市场和公众感到惊愕。共和党一直视债务上限为两党预算支出谈判中最有力的筹码。白宫星期五立即表示欢迎延长三个月的计划,只要这不以减支为条件。奥巴马认为,有关减支的谈判应是减赤谈判的一部分,而不应与债务上限联系在一起。“有迹象显示,国会共和党人可能不再坚持将经济受制于大幅削减联邦医疗保险计划(Medicare)、教育等中产家庭所仰赖的项目的支出。这令我们感到鼓舞,”白宫发言人卡尼(Jay
Carney)在声明中表示。参议院民主党领袖里德(Harry
Reid)的发言人詹特勒森(Adam
Jentleson)也说,共和党做出退让的表示令人欣慰。但众议院民主党领袖佩洛西(Nancy
Pelosi)发言人哈米尔(Drew
Hammill)的表态则没有那么乐观,称新提议并没有缓解小企业、市场和中产阶级所面临的不确定性,也不值得就此进行全国性的辩论。

如今,人脸识别技术盛行于美国和欧洲的每个角落——过境处、警车、体育场、机场和高中,这引发了公众对隐私的担忧,人们对国会出台限制措施的期望日益强烈。

曾在 2019 年 6
月表示正在准备立法打击相关软件的美国马萨诸塞州民主党参议员 Ed Markey
提到:

人脸识别技术对美国人的隐私构成了巨大的威胁。

之后,2019
年圣诞前夕,美国政府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当前一些软件对白种人的识别结果准确性高于其他有色人种,这不得不说是在延续种族偏见。

德国海盗党欧洲议会议员 Patrick Breyer 也告诉美国政治新闻网站 POLITICO:

在既成事实确立之前,人脸识别需要停止。

人脸识别技术难以有效遏制

然而,对这一技术的遏制却陷入了僵局。在美国和欧洲,监管人脸识别进展缓慢,主要原因有两个。

一方面,出于对安全的考虑,政府并不情愿遏制这项技术。目前,科技公司在很大程度上控制了在何处、以何种方式进行人脸识别,它们把技术卖给警察部门,将其嵌入到消费者的应用程序和智能手机中。即便是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两党联合抵制,这种情况依然存在,包括德国在内的欧洲最注重隐私的国家亦是如此。

实际上,西方国家的警察和安全部队仍在测试、推广这项技术,将其作为监视民众的低成本手段——边境检查站、警车上、体育场入口处不难见到可根据人的面部特征进行识别的摄像头和
AI,美国和欧洲的一些高中甚至用它们来识别学生。而且这类例子的数量远远超过了旧金山等颁布人脸识别禁令的城市数量。

另一方面,议员对这项技术的抵制受阻。在华盛顿,众议院曾经有希望通过两党合作来限制联邦政府使用人脸识别,但由于一些原因,禁止人脸识别技术陷入停滞。在参议院,限制联邦机构使用这项技术的提案在获得支持方面也进展缓慢。

雷锋网了解到,众议院进展不佳的其中一个原因便是 2019 年 10
月前众议院监管和政府改革委员会主席 Elijah Cummings 离世。Elijah Cummings
的小组似乎准备制定限制联邦机构使用人脸扫描技术的两党立法,因此委员会中的几名民主党和共和党高层也卷入了长达数月的关于
Donald Trump 被弹劾和随后参议院审判的争论中。

两党议员在接受 POLITICO
采访时都承认,他们的努力已经停滞。正如监督政府行动小组委员会共和党领袖、北卡罗莱纳州众议员
Mark Meadows 所说:

目前还没有任何进展,Elijah Cummings 离世让这一切暂停了。

与此同时,在欧盟,最高领导人要求在监管 AI
方面迅速行动,但这也并不能保证会欧盟会有任何有约束力的限制。

具体来讲,即使是欧盟首要隐私规则《一般数据保护条例》中对收集“敏感数据”的严格限制,也包含了对政府当局的广泛限制,如果能够证明其合理性,公共机构可以收集敏感的生物特征数据。

因此,这一漏洞使得人脸识别技术在各地涌现,比如柏林的主要火车站——政府当局在那里的一个实验项目已经扫描了数以万计的路人。

“欧洲将有对人脸识别更严格的限制”

尽管如此,Patrick Breyer
说,他相信相比美国,欧洲最终会有对人脸识别更严格的限制,因为欧盟的《基本权利宪章》赋予每个欧洲公民“保护与其有关的个人数据的权利”,这将保护欧洲不会滥用人脸识别,而美国宪法对此只字未提,更不会这样做。

曾接受过律师培训的他还说道:

在美国,如果你在公共场所走动,基本上没有隐私权。而在这里情况正好相反——我们拥有数据保护和信息自主的基本权利,这意味着收集和处理每一条数据都在侵犯我们的基本权利,因此执法机构只能依据法律、在获得许可后这样做。

与此同时,一些科技行业的领导者也抓住了这个机会,制定任何可能的全球规则。
2018 年 12 月,微软总裁 Brad Smith
罕见地表示使用人脸识别技术应遵循六大原则 。另外,亚马逊 AWS 公共政策主管
Michael Punke
也敦促立法者通过立法,既“保护公民权利,又允许对这项技术的持续创新和实际运用”。

但就目前而言,大众对人脸扫描工具已经司空见惯,该技术毫无疑问也受到了公共部门和私人企业的欢迎。

向个人隐私说再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