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底扫描竟能早发现阿兹海默病,科学家有望利用血液检测手段来准确诊断阿尔兹海默病患者

阿兹海默病起因非常隐匿,如何早诊断争取早治疗,已成为世界难题。近日,美国Cedars-Sinai医学中心神经科学部的科学家们待来了这方面的好消息,他们发现:

图片 1

阿兹海默病典型的大脑淀粉样病变,同样也会发生在眼底视网膜;

许多记忆有问题的人群,尤其是老年人都会担心其是否患有阿尔兹海默病,这种疾病在美国至少会造成550万人患病,其常常会给患者家庭带来巨大的负担。如今,利用血液检测技术或许有助于帮助改善阿尔兹海默病的诊断,研究者还能利用额外的血液检测手段来确定患者疾病的进展情况。

无创性高分辨率眼底扫描,检查视网膜的淀粉样斑块,可提早数年发现有无阿兹海默病征兆;

7月份在洛杉矶举办的阿尔兹海默病协会国际会议上,研究人员就展示了利用多种血液检测手段在阿尔兹海默病检测中的效果。相关研究表明,在患者表现出疾病症状之前,这些检测手段就能够识别出潜在有阿尔兹海默症病理学表现的人群,这就能够将阳性结果的人群纳入到预防性试验研究中,从而减缓或抑制其疾病的进展。

图片 2

一种很难诊断的疾病

▲眼底视网膜淀粉斑块扫描,竟能提早数年早筛阿兹海默病典型征兆

我们想要知道一个人是否患有老年痴呆症从来都不简单,30年前,即便最好的神经科医生也有四分之一的概率会做出错误的疾病诊断,对于80岁以上的人群而言,诊断更加困难,因为大脑衰老的思维和记忆的变化并不总是容易与阿尔兹海默病的症状区分开。

这些发现代表着阿兹海默病风险早筛的重大进步,意味着利用无创性眼底检查,将可能实现早期筛查高风险人群。

直到本世纪,在患者死亡后进行脑部尸检才是发现阿尔兹海默病的唯一诊断依据,临床医生可以很明确地说,如果他们在尸检时发现特定水平的两处病灶或组织异常,那么就能够诊断为该患者患有阿尔兹海默病,这两个病灶分别为β淀粉样斑块和神经原纤维缠结,但并没有血液或其它体液检测、或影像学研究能够提示一名个体患有阿尔兹海默病。

阿兹海默病的患病率持续升高,据美国阿兹海默病协会统计,目前美国患病人口超过500万,预计到2050年患病人口将增加3倍。阿兹海默病早诊早治的需要,显得尤为迫切。

然而在过去20年里,医学领域在通过识别诊断生物标志物或疾病生物学迹象在检测疾病上取得了很大的进展,MRI扫描能够显示大脑中负责记忆区域的萎缩状况,这有助于增强记忆力,但并不是针对阿尔兹海默病。阿尔兹海默病的一个关键生物标志物就是斑块中的淀粉样蛋白,另一个则是神经原纤维缠结中的tau蛋白,一旦确定了这些生物标志物,医生就能够对患者进行检测来确定其机体中哪个指标存在异常。

曾经数十年来,阿兹海默病的确诊手段,只能依靠问卷调查或大脑尸检;近年来,医生开始利用新兴的正电子发射断层扫描技术进行大脑PET扫描诊断,但是PET扫描成本昂贵,目前尚不能充分普及。而且,这种方法需要对患者注射放射性示踪剂,有潜在放射性辐射风险。

另外一种方法就是进行脊髓穿刺,医生通过获得患者脑脊液并测定其中tau蛋白和淀粉样蛋白的水平来确定患者是否为阿尔兹海默病患者,虽然医生认为这种手术安全且常规,但其并不是患者最喜欢的检测手段。另外一种方法就是在注射特殊化合物后利用PET扫描对个体大脑进行成像,这些化合物能够结合阿尔兹海默病患者大脑中积累的特殊蛋白,对淀粉样蛋白的扫描首次在15年前出现,而且在阿尔兹海默病的研究中取得了革命性的成果,如果对tau蛋白的扫描还在不断发展,其还能够帮助揭示患者大脑中神经原纤维的缠结情况。

美国Cedars-Sinai医学中心找到了一种更具成本效益、非侵入性早筛技术。采用无创性眼底视网膜扫描,受检者只需喝下含姜黄素的溶液作为淀粉斑块显影剂,如果显示视网膜有淀粉样斑块沉积,往往提示数年后,将很可能会发生阿兹海默病。

扫描、脊髓液抽取及局限性

对于无创眼底视网膜扫描应用于阿兹海默病早筛,研究者们(包括主要研究者Maya
Koronyo-Hamaoui博士在内)纷纷给出了很高的评价:

虽然脊髓穿刺和PET扫描非常有用,但其有一定的局限性,人们往往并不希望进行脊髓穿刺,而且PET成像也往往会给患者注射一些轻微放射性的化合物,虽然非常安全,但价格却非常昂贵。Tau
PET示踪剂目前处于早期研发阶段,但其对于在临床试验中研究和增加新型药物而言却是非常有用的。多年来,科学家们一直在寻找特殊的生物标志物来进行阿尔兹海默病的诊断。

眼底视网膜扫描,将可提供一种可靠的阿兹海默病诊断方法;

可能的血液检测手段正在发展

眼底视网膜扫描,具有更好的可重复性,可以更好地动态监测病情发展;

7月份在洛杉矶举办的阿尔兹海默病协会国际会议上,很多研究人员都展示了自己的研究成果,如今,检测淀粉样蛋白和可能性tau蛋白的血液检测手段正在变得更加敏感和可靠,其足以成为诊断阿尔兹海默病的常规辅助手段。这些不同的检测手段目前正处于验证的不同阶段,研究者需要确保其在不同群体中的检测可靠性和准确性,对于每一种蛋白而言都存在几种不同的血液测试手段。因此,在任何一种测试手段被用于临床实践之前,研究人员仍然有很多工作需要去完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