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过硬的飞行本领,教员薛运勇

舍小家 顾大家

直到后来,邢琦才明白,在经过6个小时的长途飞行到达目的地后,那是旅客内心最真实的感受,掌声里包含了许多,既有对机长驾驶技术的称赞,也有安全到达目的地的喜悦,但对于总是在驾驶舱里的邢琦来说,这是他第一次听到旅客的掌声。“那次经历对我的触动很大,让我更加懂得了飞行是为了什么。”邢琦说。

民航资源网2011年5月17日消息:“对一个飞行员来说,责任是第一重要的。安全就是一种责任,这是源于骨子里的一种东西,就是要把安全始终放在至高无上的位置。没有责任,做不好飞行员。”在几十年的飞行中,薛运勇始终把安全放在首位。

不管是模拟机教学,还是航线带飞,邢琦总是喜欢与学员交流。遇到有心的学员,邢琦会跟对方说很多,“有的学员爱问,不管是什么问题,只要我知道都会回答,即便自己也不明白的问题,再查询手册后也是对自己的一种提高。”邢琦说。

生活中的薛运勇,风趣、幽默。说话总带着微笑,一见了就给人和蔼可亲的感觉。正是这种良好的心态,才能让他在工作中乐此不疲。在山航,无论空姐空乘,还是年轻的飞行员,大家都喜欢亲切地喊他“薛叔”,这一声“薛叔”不仅包含了大家对他的尊重,更是无限的爱戴。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邢琦一路“过关斩将”,经过严格的层层筛选,最终顺利通过了体检,与山航签约,成为一名“准飞行员”。

在山航的17年中,薛运勇也曾遇到过不少“险情”,但都凭借着过硬的飞行技术和良好的心理素质“化险为夷”了。2006年,济南到云南航班,在云南思茅飞机距跑道2400米时,方向突偏,情况紧急,然而他凭借过硬的飞行技术毫不慌张地平稳落地。还有一次“险情”是济南到昆明时,飞机到达昆明已经是夜里,他发现整个昆明机场一片黑暗,没有丝毫亮光,这样降落会严重威胁飞行安全,此时他马上做出反应,立刻改变航线。“类似的事情随时会遇到,如果处理不得当,后果将不堪设想。因此,只有拥有了良好的心理素质,才可以把学到的东西运用到实际操作中。这样,就完全可以避免人为事故的发生。”

过硬的飞行技术、良好的飞行品质,飞行13年,总飞行12000小时,作为山航飞行部一大队103中队的一员,邢琦始终严格要求自己,头脑冷静、处事果断的他总说自己“运气好”,而这分好运气正是来自他每一次飞行、每一个起落的日积月累。

飞行之余,薛运勇喜欢陪陪家人,“我最要感谢的人是我的老伴,几十年来,因为工作的性质我几乎没有时间管家里的事,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机舱里度过。有了老伴默默的支持,我才能安心地工作。”薛运勇不无感激地说道。在他从事飞行的几十个年头里,他和家人团聚的时间屈指可数。虽然和家人一块过节的时间很少,但是安安全全、顺顺利利地完成每一个航班,让更多的旅客能与家人团聚,这是他最高兴的。薛运勇说“有可能的话,退休后我想把自己的飞行经验写一写,能让更多的人分享。这么多年一路走来,我希望还能继续走下去。”

带着这种“神圣感”,邢琦从观察员开始做起,副驾驶、机长、教员……邢琦成长的速度很快,每一个阶段都走得很踏实。

挚爱飞行事业

除了飞行,邢琦在生活的大部分精力都用来陪伴家人。作为一名机长,工作中的邢琦自然很少能回家,驻外更是家常便饭。“有时候感觉回济南才是驻外。”邢琦说,他经常是回家拿一些换洗的衣服,然后就飞到外地驻外四五天。所以只要在家,邢琦就会扮演好生活中的各种角色。父母的儿子、妻子的丈夫、孩子的爸爸……尽管在家的时间并不多,但邢琦一直很享受与家人在一起的时光。

他还一直教诲学员要飞到老,学到老。“飞行员从一开始飞行是学员,一直到退休还是个学员,因为要始终要学习。”飞行中可能碰到各种问题,这就要求飞行员不断学习和更新自己的知识结构,对于同行出现的飞行教训,要不断总结,把别人的教训变成自己的经验,只有这样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飞行员。

有一次他执飞航班,飞机落地后旅客开始下机,就在这时乘务员带来一个小本子,原来是一名小朋友想让机长叔叔签名。听到这个要求,邢琦立马拿过本子,在上面写上了一段嘱咐的话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随后他找到了这位小朋友,跟他一起拍照合影。有时候廊桥里也会有旅客跟邢琦打招呼,每次他都会有礼貌地回应对方。“很多旅客有可能是第一次坐飞机,对飞机里的一切都充满好奇,也许透过一扇窗户跟旅客打声招呼对于飞行员来说没有什么,但可能就会给旅客带来一种不一样的飞行体验。”邢琦说。

“对一个飞行员来说,责任是第一重要的。安全就是一种责任,这是源于骨子里的一种东西,就是要把安全始终放在至高无上的位置。没有责任,做不好飞行员。”在几十年的飞行中,薛运勇始终把安全放在首位。他积极配合飞行计划的安排、服从航班调整的需要,带头飞行、带头驻外、带头执行复杂航班,2008年荣获中国民用航空局安全飞行银质奖章,在山航期间,多次荣获飞行部模范教员、先进个人荣誉称号。然而对他来说,这些都不是他所看重的,平平安安、顺顺利利地飞好每一个航班才是他的精神动力所在。

学成归来后,邢琦正是成为山航一名飞行员,经过波音737机型的改装后,邢琦真正坐上了波音737的驾驶舱,他至今还记得自己当年第一次进驾驶舱时既兴奋又紧张的心情。“更多的是一种‘神圣感’。”邢琦说。当他穿上制服,拉着飞行箱时,他的内心就有一种“神圣感”。

“人和人之间是有差异的,性格差异、记忆差异等,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教法,每个人的心理素质也不一样,对于学员出现的问题,我从来不批评,根据不同的人,不同的心理素质,采取不同的教学方法,从教学到现在,我的教学方法也不固定。我觉得这样的教学方法是最好的。”薛运勇说,“还有就是坚持空中碰到问题地面来解决,不对副驾驶说一句粗话。”
在学员眼中,薛运勇是个“和蔼”的老师,“如果在飞机上训斥学员,他会更紧张,就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没事,这是我的失误,你继续接下来的动作。”每次学员遇到困难,薛老师总是这样安慰他们,“学员自己做错了本身就很紧张,如果我再训斥他们,效果往往适得其反。”正因为这样和蔼的教学方法,很多学员都喜欢跟他一块飞行。

在邢琦看来,副驾驶的工作就是要不断地磨炼飞行技术,把自己应该做的操作做好;而作为一名机长,更多的是要保障整架飞机及所有旅客的生命财产安全,“机长要全局考虑,还要有很强的沟通协调能力。”邢琦说。

把驾驶杆当教鞭

做事严谨、认真负责的邢琦,其实也是一位超级大“暖男”。经常坐飞机的旅客可能会注意到,每当通过廊桥望向驾驶舱时,大部分机长都会把驾驶舱窗口的窗帘拉上,或是不想被旅客拍照、或是个人的一种习惯,但邢琦从不拉窗帘。

自进入山航薛运勇就开始带新飞行员,如今经过他指导翱翔蓝天的飞行员已经数不清了。他把对飞行的无限热爱和对事业的不懈追求化作一腔热血和动力全身心地倾注在飞行教学工作上,“我始终没有忘记自己当学员时候的那种心态,因此我愿意站在他们的角度上带新人,想办法让他们更快得到提高,尽快进入角色。”薛运勇认为,培养一个新飞行员,心理素质是第一课。

说起自己教员的身份,邢琦笑称自己多半的教学经验是从妻子那里“取经”。邢琦的爱人是一位教师,刚开始做教员时邢琦的教学风格是“简单粗暴”型,“刚开始我根本不懂‘因材施教’。”邢琦说。后来他才慢慢懂得每一名学员都是不同的个体,作为教员要掌握好教学的“度”,既要教给别人技术,又不能说得太过,打击学员的自信心。“给别人一杯水,自己要有一桶水。”邢琦说。

相关实体: 山航

从高中到大学,终圆蓝天梦

“对于飞行,我非常喜欢,这是我的事业,也是我最大的爱好,这是一项充满乐趣的工作。”薛运勇这样说道。1994年怀着对飞行事业的热爱,他来到了山东航空股份有限公司(Shandong
Airlines Co.,
Ltd.,简称“山航”),成为民航系统的一名飞行员,直至现在17个年头过去了。他从1972年在部队开始飞行,1994年12月进入山航,至今已经累计飞行16361小时。“在自己的飞行事业上,我几乎没有出过什么差错和纰漏。”薛运勇说,“只要自身技术过硬,心理素质过硬,飞行作风良好,很多飞行事故就可以避免,然而这需要多年来强烈的责任心做支持”。“热爱、悟性、毅力”是他对飞行的总结,飞行是一项高技术、高风险的工作,几十年坚持下来,压力很大,但是这也让他“痛并快乐着”。

可身边的同事们都知道,“好运气”归根结底源自他长年累月的经验积累,练就了一身飞行本领,有过硬的技术支撑,邢琦的飞行之路才能够顺顺利利。

“朴实、严谨、和蔼、正气”是学员们对他的评价。学员们都说,从薛运勇那里可以学到很多东西,不单是飞行技术,还有为人处世的方法。像薛运勇这样兢兢业业、诲人不倦的飞行教员,为广大飞行员的成长和飞行安全注入了太多的心血。

从2006年正式在山航飞行开始,邢琦已经在山航飞了13年,他总是笑称自己“运气好”,飞行一直很顺利,很少遇到比较严峻的飞行考验。

相关文章